• 2006-11-03

    无题

    今天裹了件"斗篷"上班,上身罩在一团黑色里,宽大的下摆,感觉像蝙蝠。

    北京这两天天气实在可爱,温凉、无风、晴朗。中午饭后和helen一同咬着雪糕散步,闲适惬意得可以入画。

    工作的事越发忙乱,"临危受命"又接了一桩极繁复的差使。即便在不工作时,心情也难完全放松下来,真正工作了又无法完全投入进去……心事一桩桩,何时尘埃落定?